首页 >> 文明创建
 
带着农民抱团致富的好榜样——追记山东莱芜明利特色蔬菜种植合作社理事长陈明利
发布日期:2018-01-09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陈明利,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,靠着种植蔬菜,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成了万元户。为了带领更多农民走上致富道路,他前后办起农技推广服务站和农民合作社,却因积劳成疾罹患胃癌于20161017日离开人世,差3天满50周岁。

他走了,留给家里的就只有几件衣服,但留给乡亲们的,却是一个国家级合作社示范社和明利蔬菜这块富民招牌。

近日,记者再次来到山东省莱芜市明利特色种植合作社采访,再次挖掘原理事长陈明利的事迹,仍然感到对于广大合作社人,有颇多借鉴之处和启发意义。

合作社理事长们失去了一位好兄弟,更失去了一位好老师

去年,陈明利去世的消息传来,记者赶到现场采访,许多合作社理事长在震惊之余,表达了他们悲痛和惋惜的心情。

沂源县三才果品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存刚说:我跟明利大哥一样,带头领办的农民合作社。不同的是,他研究蔬菜,我研究果树。不过,论合作社的名气和对农民的带动作用,我远远不如他。一直想着找个合适的机会向他请教,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。

在莱芜,众多合作社理事长、家庭农场主和当地农民自发参加了他的追悼会。金来粮蔬合作社理事长宋作平说:在莱芜和省里参加培训班,经常是明利给我们讲课。这几年,我也多次请明利到我的合作社指导。现在他走了,我失去了一位好老师,理事长们失去了一位好榜样。

是什么原因让陈明利的去世引起了这么多农民,特别是合作社理事长们的关注和怀念?从陈明利女儿陈秀荣的追忆中可以知道原因:父亲几乎每个月都会出去讲课,而且父亲讲课从来不念稿子,好多农民都欢迎。日常生活中,父亲每天都要接无数请教经验的电话,他都是耐心给人讲解,从不厌烦,有些还上门去帮着解决问题。

种良心菜、科学管理和坚持分红,堪称合作社的好当家

陈明利能够为众多合作社理事长称道,主要在于其领办合作社的成功探索和积累的经验。     

200771日,《农民专业合作社法》正式施行,陈明利当即眼前一亮。当年7月,他就报名参加了省里的首期农民合作社培训班。培训班一结束,他就回到老家高庄街道曹家庄发动农民,并于当年1126日创办了莱芜第一个农民合作社,也是山东首批农民合作社之一。

创立初期,合作社只有11个种植户,陈明利没有计较,决心用示范带动更多的农民。可是,由于坚持种良心菜,蔬菜产量低,合作社的品牌还未打响,第一年没挣到钱。到了年底,陈明利自己掏出两万元给社员分红。

现任明利合作社理事长、陈明利的弟弟陈明新告诉记者:当时我也不理解,就问我大哥咋想的。我哥说,他研究合作社法了,办合作社就要分红,没有分红就不叫合作社。而且,第一年有困难很正常,关键是人心不能散,一定要想办法给大伙儿信心。

就这样,陈明利坚持种良心菜,坚持给社员分红,名声开始打响,人气开始汇聚。明利合作社先后认证了9种无公害蔬菜、14种绿色蔬菜、1个国家地理标志认证产品,注册了鲁莱明利”“嬴芹等蔬菜品牌,2015鲁莱明利品牌获得山东省著名商标。合作社社员从54户发展到217户,10年间累计分红155万元,发放工资1087万元,社员富起来了,还带动了周边乡镇60多个村3000多农户走上了种植蔬菜的致富路。

合作社发展越来越好,但陈明利始终保持清醒,并做了两件事。一是没有急于扩大种植规模,将核心基地保持在300亩左右,在全力保障蔬菜种植质量的同时,用有限的资金上了加工设备和保鲜库,并在超市设了专营柜台,提高了蔬菜附加值,让社员获得了更多的收益分配。二是破解合作社管理上干活大呼隆、分配大锅饭的混乱现象,首创鲤鱼跃龙门管理法,社员除了基本工资、出勤奖、月奖金、年度分红外,还有计件奖、超产奖、团结奖、操心奖……

山东省委农工办原副主任刘同理说:明利合作社规模并不大,但却具有典型意义和示范作用。它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,真正按照合作社法的要求,一步一个脚印做起来的,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抱团致富。

办合作社把社员带富了,他自己家却变穷了,身体也累坏了在明利合作社的种植基地里,陈明利用玉米、豆饼、花椒种、羊粪、兔粪发酵做有机肥,用秸秆反应堆给菜地铺褥子,用沼液浇地给蔬菜喝营养液,每天写蔬菜生长日记,对违反生产规程使用药肥的行为零容忍,迅速赢得了市场认可。现在,合作社所产蔬菜平均售价在10/斤左右,效益极佳。

以明利合作社种植的芹菜为例,一般芹菜多是霜降前收获,陈明利却把芹菜留在地里扣上地膜,不浇水不施肥,让外面老茎秆的养分回流到里面的新芽中。就这样软化栽培一个月后,芹菜芽正赶上大雪到立春销售,嫩脆香甜且能生吃,被称为水果型芹菜芽,每公斤售价达到五六十元。

陈明利是土生土长的蔬菜种植专家,1993年,他就靠着种植的0.6亩大棚黄瓜,卖了1.8万元,成为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。但他去世后,家里却几无积蓄,除了破旧的房子,就是他出去讲课穿的几件西装。但是合作社却有了总值521万元的固定资产,存着24万元的公积金。

作为理事长的陈明利,本持有合作社1/4的股份,但他却把对普通社员有利的交易量分红比例提高到80%,每次分红他都不是最多的。陈明利说:咱是党员,建合作社不光是为了自己富,更是为了让社员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,大家共同富。咱还在合作社成立了党支部,让党员更好地发挥带头作用。

陈明利第一次手术后,社员们每人凑了100元表心意,陈明利在拒绝不了的情况下,安排亲属给社员每人买了98元一桶的花生油,以合作社福利的形式发给了大伙儿。在病危时,陈明利不忘嘱咐亲属把亲朋好友看望他送来的牛奶和鸡蛋,全部送给了社员和村里的几个困难户。他曾是风光的万元户,但在20166月做完第二次手术后,为了付清费用和欠账,他把旧村改造分到的新楼房平价卖给了社员。

我看着土地,就如同看到我的父母;我看着蔬菜,就如同看到自己的孩子。这是陈明利常说的一句话。在陈明利去世前的几天,他坚持让家人推着他来到了蔬菜大棚,最后一次触摸了他深爱一生的豆角、茄子、西红柿……“如果能再给我5年的时间,我一定能让合作社的效益再翻一番。怀着深深的眷恋和不舍,陈明利最终融入了他劳作了一辈子的大地。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